阙文彬如今日子不好过。

10月17日,恒康医疗一纸公告,将这位甘肃首富当前的境遇展露无遗。公告称,恒康医疗收到自然人张玉富借款8000万元,阙文彬将恒康医疗42.57%股份和控制权转让给张玉富的协议正式生效。富阙文彬此前为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实控人,身家170亿元。而接盘白张玉富则是一位隐秘富豪,身家190亿元。

阙文彬,靠“独一味”发家,从药企销售做起,最终成为甘肃首富,身价常年碾压甘肃同乡潘石屹。如今,多年来靠股权质押借贷埋下的隐患集中爆发,恒康医疗业绩出现巨亏。其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27.71亿元,同比增长38.39%;净利亏损3.87亿元,同比由盈转亏。2018全年,恒康医疗预计亏损10亿元至14亿元。

恒康医疗和阙文彬,迎来了真正的至暗时刻。

恒康医疗恐将易主

恒康医疗前身为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责任公司,2008年3月6日挂牌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后,通过不断地并购收购,“独一味”从一间药企,发展为覆盖医疗、制药、日化、保健品四大块业务,拥有15家医院、累积床位近万张的医疗服务管理集团,2014年改名“恒康医疗”。目前,其股票市值约67.34亿元。

财报显示,2018年10月6日,阙文彬与张玉富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以偿债获股的方式转让其持有的恒康医疗股本总额42.57%的股份,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9.57%。

随后,张玉富向恒康医疗提供8000万元借款,《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生效。此前,恒康医疗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相关问题时透露,张玉富将使用个人自有资金收购股票。

《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生效后,如果张玉富最终解决阙文彬四川恒康发展有限公司因质押标的股份产生的债务,便将获得恒康医疗逾7.9亿股股票,占股本总额42.57%,成为恒康医疗实际控制人。

虽然阙文彬此次转让的股份几乎处于全仓质押与冻结状态,张玉富已俨然是恒康医疗新掌门人。

2018年10月22日,张玉富携恒康医疗集团一行到江苏省泗阳县人民医院调研。该医院属恒康系,2017年恒康医疗参投的京福华,以收购瑞恒公司的方式持有该医院70.27%的股份。泗阳县人民医院官网报道了此事,称张玉富为“恒康医疗集团新实际控制人”。

恒康医疗易主,意味着阙文彬将拱手让出这间亲手创办20余年的上市公司。

就在2个月前,阙文彬已先脱手了手中另一家上市公司西部资源。

阙文彬夫妇全资持股的四川恒康发展有限公司,此前持有西部资源40.42%的股权,阙文彬持有恒康发展99.95%的股权,是当时西部资源的实际控制人。

2018年7月26日,四川恒康发展与湖南隆沃文化签订协议,隆沃文化拟受让恒康发展持有的西部资源1.63亿股股份,占西部资源总股本的24.55%,总对价6.5亿元。交易完成后,恒康发展持股比例降至15.87%退居第二股东,隆沃文化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直接控股西部资源。

此后,王靖安取代阙文彬成为西部资源成为公司新的实控人。过户前,恒康发展还将表决权委托给隆沃文化。

1年间脱手的这两家上市公司对阙文彬具有重要意义。它们是阙文彬花22年打造并运作的资产,阙文彬通过这两家上市公司背后的资本运作,成就了足以令其稳坐胡润百富榜甘肃首富长达9年的资产,甘肃同乡潘石屹也位列其后。

曾经靠“独一味”发家

最早时,阙文彬靠经营一种名为“独一味”的药材发家。

阙文彬的财富故事开始于1996年。上世纪90年代,阙文彬是成都恩威制药公司的一名销售。1996年,33岁的阙文彬和妻子一起成立了四川恒康发展公司,开启创业之路。一个媒体多次引用却未经证实的说法是,成立四川恒康后,阙文彬在西藏考察时发现了藏药独一味,由此迅速找到商机。

为了抓住商机,1997年,阙文彬的四川恒康出资打造甘肃独一味药业有限公司。随后几年,该公司改制为“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阙文彬则经过多次增资和股权转让、变更,成为独一味的第一大股东和主要控制人,持有独一味65.95%的股份。第二大股东甘肃省陇南中医药研究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3.77%。

独一味公司主要从事中药研发、生产和销售服务。独一味系列是其主要产品。

独一味主要分部在西藏、四川、甘肃等海拔3000米-5000米的高原地区,数量稀缺。早期,独一味公司选址甘肃,控制独一味这种稀缺的原材料,迅速垄断了独一味草市场,市场占有率达90%。很快,阙文彬又着手建立独一味种植基地,令独一味实现原材料供应自给自足。

独一味2008年深交所上市时,其独一味产品销售金额达1.1亿元,销售金额在国内一众生产独一味产品的企业中占比87.1%,排名第二的广州白云山相关产品销售额与之相差8.8倍。

独一味上市,令阙文彬一夜暴富。当时,阙文彬作为第一大股持有独一味6160万股,占总股本65.95%。按当日收盘价27.82元计算,上市当天,一手打造独一味的阙文彬,身价便暴涨至17亿元。

多年股权质押危机显露

独一味上市后,同年6月,阙文彬收购壳公司绵阳高新,并将自己之前的注册公司甘肃阳坝铜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注入,更名为西部资源。

自此,阙文彬拥有了两家上市公司,“恒康系”成型。阙文彬通过两家上市公司大举扩张,不断积累自身财富。有媒体做过不完全统计,2012年以来,恒康医疗向近20家医疗领域公司发起收购,西部资源筹划了对7家公司实施收购。根据胡润百富榜,其身价于2015年达到峰值200亿元,到2017年,其身价回落至170亿元,依旧是甘肃首富。

不过,两家公司并购扩张耗费资金超60亿元,这些资金有的来自阙文彬减持套现,有的来自阙文彬多次股权质押。

非法套现和股权质押暗藏的危机,自2017年开始显露。

2017年,阙文彬高位套现东窗事发,被证监会没收违法所得约304.1万元并处罚款304.1万元。

根据证监会公告,控制两家上市公司大部分股份后,阙文彬曾设计自己高位套现,与蝶彩资产及其实控人谢风华合谋,利用信息优势控制恒康医疗密集发布利好信息,人为操纵信息披露的内容和时点,影响“恒康医疗”股价,实现高价减持“恒康医疗”。先后高位减持恒康医疗2200万股,套现4.4亿元。

10年间,阙文彬多次质押恒康医疗和西部资源的股权。恒康医疗2016年年报透露,公司涉及借贷纠纷或借款纠纷案件约6起,涉案金额从几百万到4400万不等。其持有的恒康医疗股份的99.57%,早已在2017年10月前质押出去。

此后,这些借贷的债主先后将阙文彬告上法庭,阙文彬手中股份屡遭冻结。他不得不寻找接盘手,先后将恒康医疗、西部资源两家上市股份出让,连带着出了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筹措资金还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连结> dafa888.casino黄金版 亚洲城娱乐场 千亿pt老虎机平台 免费电子书列表 | | 酷 壳 - CoolShell